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加冕为王 第0375章 浓密毛发

发布时间:2019-12-03 13:24:43

加冕为王 第0375章 浓密毛发

成功之后他冲出了手术室,并宣布丹尼斯·雷德意图刺杀自己,已经被杀死了。

那具尸体最终成为了凶手,被下令埋葬,从此丹尼斯·雷德匪夷所思成为了国王陛下,而在成为国王陛下之后他展开了更疯狂的行为,宣布人体更换的手术是合法的

,以前也有人从事过这项研究,不过被认为有违人伦所以被禁止,研究这些的炼金术师也被教廷惩罚。

这项决定虽然引起了一些人不满,但丹尼斯·雷德依然坚决要执行,没有人能够改变国王的决心。

一时间永恒大陆上出现了非常疯狂的画面,一些惨案频发,而丹尼斯·雷德本人则在宫廷内开始进行自己的恐怖实验。

有些人保持了清醒,这件事情被捅到了教廷,教廷派人前往询问,丹尼斯·雷德干出了更为疯狂的事情,他将教廷来的人全部杀死,并且全部用做手术。

这激怒了教廷,教廷收回了国王的权力,但丹尼斯·雷德不服气,选择对方,派遣大军进攻教廷。

教廷一怒之下派遣了圣教军,圣教军很快荡涤了国王的军队,并且俘虏了国王陛下丹尼斯·雷德,经过教廷的调查,发现国王已经死去的事实,这件事情造成了相当巨大的影响,几乎永恒大陆上每个人都听过这件事情,已经流传了数百年,也被认为是永恒大陆上最为可笑的笑话。

丹尼斯雷德最终被送往了科罗娜岛,到了这里之后他反而得到了解放,实力提升的速度飞快,同时他也是第一批进入科罗娜岛接受惩罚的恶人,杀了无数的恶人并继续手术,享受快感之后他获得了一个好机会,对付德拉科尼亚。

他一直痛恨对他怀有敌意的德拉科尼亚,最终他被吉格斯出卖,被沉入了大海中。

这是所有事情的经过,听起来相当戏剧,当然现在在永恒大陆上教廷禁止任何人提及百年前那场像是闹剧一样的事情。

回到了一楼,唐宁同样将目标告知了马尔克斯。“丹尼斯·雷德是你的目标,你要偷的是他脖子上的东西,那根金线头,只需要将那根金线头偷到手,相信自己,最伟大的盗贼绝不会失手,尤其是在做好事的时候。”

马尔克斯看着已经抵达神殿附近的那些家伙,身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开始行动起来。

站在神殿门口,二十名恶人看着进入神殿内部的人,面部表情有些诧异,而且这座原本在海底十分破旧的神殿竟然恢复如新。

“他们怎么会进入这座神殿,这可是维尔马伦的神殿,没有那位守护者的允许,没有人能够进入。”有人颤声表示。

所以现在他们只能在门口谈论,身上淋着瓢泼大雨,虽然对于这些强大的家伙来说瓢泼大雨并不算什么问题,但看着神殿内端着酒杯享受美味的人让他们的内心同样感到难过。

“真令人遗憾,这位来自于天堂的守护者不应该区别对待,他现在能够看见的话,应该邀请我们一块进去坐下喝一杯。”挺着大肚子,肚子上用线缝制住的地方有些清晰的痕迹,身体完全是拼凑而成,甚至他的一条胳膊换上了海中某种怪物鱼的触角,有点像是章鱼之类的,不断抖动着,丹尼斯雷德的身体比以前更加恐怖,口中还嚼着某些人体部位,显然是来自于先前科罗娜岛上的那些恶人。

唐宁走到了大门口,看着门外淋着雨的恶人们,恭敬行礼。“向诸位致敬,迄今为止,这座岛屿上最彻底的坏人,任何办法都不能让你们的心中拥有半点的光明或者是善良。”

大殿外有人上前一步,当他的脚掌触及大殿的台阶,一道明亮的雷电犹如利剑从天而降,一声清脆的响声,那人的脚掌上出现了一个窟窿,他低头看着那只受伤的脚,然后收了回去,重新站在台阶下方,手指拂过脚面,鲜血淋淋的伤口立刻焕然一新,就像是新生儿的皮肤一样,抬头看着年轻人。“看起来有人还记得我们,这是对我们的赏赐还是惩罚?”

“既是赏赐又是惩罚,赏赐是你们没有被人忘记,惩罚是我们没有忘记是你们曾经犯下的罪恶以及你们的凶残。”唐宁为对方下了定语,回头看着台阶上走下来的圣骑士赛博坦,眨了眨眼睛。

马尔克斯已经动手了,大殿外的那些家伙们看着从二楼楼梯上走下来的圣骑士,那名佝偻着背拄着拐杖的老人低头询问那些新挂上去的骷髅头。“现在那张魔毯上的所有人都在里面,需要你们确认一下。”

那些被挂上去的骷髅头对于先前被毁灭的同伴记忆犹新,抢着回应,嘈杂的声音让周围的那些恶人同伴们皱眉。

“让他们闭上嘴。”有人表达了不满,老人用拐杖敲击地面,地面焦红,当延伸到第一节台阶的时候台阶上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让焦土无法侵入,他退后几步,看着那些聒噪的骷髅头。“都给我闭上嘴,只需要一个人回答。”

所有的骷髅头闭上了嘴巴,无人开口,老人指定了其中一颗骷髅头。“由你来回答,帮我确认一下人数。”

骷髅头看着神殿内的所有人,对于踏上魔毯的人他当然记得相当清楚,几乎每一个人都记得,现在缺少一个人。

如果有人将踏上魔毯的人告诉老巫师,他们很快会发现接下来的计划,马尔克斯是他们熟悉的盗贼,必须尽快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才行,否则马尔克斯会变成牺牲品。

一只脚踏出了大殿,站在台阶上,雨水滴落在了肩头,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唐宁摊开手,耸了耸肩。“魔毯上曾经坐着的人少了一个,遗憾的是是我亲手推下去的,有时候逃命总得需要一些手段,尤其对于我们的恶人来说。”

神殿外的那些恶人们狞笑,比起邪恶和不择手段,任何人都比不上现在这里的任何一位同伴,而且他们对于年轻人的说法有些怀疑。

唐宁暂时取消了龙息对于思维的保护,他得想办法让赛博坦知晓自己的想法,然后配合自己继续将这场戏演下去。

“有人该为这件事情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择手段。”赛博坦看到了年轻人的思维,同样走出了大殿,揪住对方的衣领。“你告诉我我的伙伴是失足掉下去的,现在我听到了真相。”

“你打算怎么办,将我交给神殿外的这些恶人?”唐宁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舍不得这么做,善良的圣骑士,往前看,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活着的人更重要。”

雨水中马尔克斯的脚步轻的就像是一片羽毛落在了地面上,他拥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技能,他的脚掌上长着比别人茂密的长毛,还有一些类似于猫咪的肉垫,那些肉垫和毛发可以让他的步履完全没有声音,就像是黑夜中捕猎的猫科动物一样。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任何气味,这才是最为关键的,他的身体受到过一次严重的事故,那场事故让他全身的毛孔全部都关闭了,他的皮肤上完全没有任何的毛孔。

一名强大的刺客或者盗贼隐身依靠的是超自然力量,当然对方要发现他们,依靠的则是超越常人的听力和嗅觉,视觉在隐身的技能面前没有任何作用,而马尔克斯恰好完全避免这些问题。

拥有这两样能力得从马尔克斯小时候说起来,那时候的马尔克斯生在一个相当贫穷的家庭,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发现马尔克斯有些跟常人不太相同,他的全身拥有浓密的毛发,就像是一头狒狒一样,甚至比起狒狒还要过分,他的脚掌也布满了毛发。

马尔克斯就像是一个怪胎一样,总是被人们耻笑,但马尔克斯因为有爱他的母亲和父亲,所以他一点也不感到难过,而且他还有两个相当疼爱他的姐姐,姐姐们总是会替他出头,教训那些乱说话的家伙们。

不过事实上这件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他的身体毛发还在生长,到了后来甚至变成了一个毛球,影响到了他的行动,这有点麻烦,母亲总是帮他修剪,但这些毛发就像是胡子一样,修剪之后生长的速度反而更快,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马尔克斯没有因此自卑,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走路就像是猫儿一样轻巧,听不见任何声音,这被他当作乐趣,总是能够自己跟自己玩的开心,例如抓一些野兔之类的东西。

有一天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他的父母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们听到了能够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办法,带着马尔克斯离开,前往某一处诊所,那远在另外一个城市,需要长途跋涉。

离开家乡,前往那座城市,终于找到了那家神秘的诊所,诊所在一处不能见到阳光的地下室当中,那名医生白发苍苍,脾气有些怪异,不过替马尔克斯做了检查之后这名通常不爱为人治病的医生对于这项疾病相当有兴趣。

接治了马尔克斯之后这名性格孤僻怪异的老医生做出了一套方案,但这套方案有一定的危险性,但父母答应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m.

仙居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郑州煤炭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
福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