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水鬼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9:58
(一)
大山的村子,紧靠着有一条大河,那河面足有三、四十米宽。春天发大水时,天气好,经常会有几十条竹排子在河面漂流,这些竹排上都载着刚砍伐下来的圆木,还有一些装着药材的袋子。往往在大河上划竹排讨生活的水手,不仅水性好,而且能上山伐木、下地种田。不过有时候,不小心也会有一、两个人在河里丢了命的。
村里又有一个河码头,码头上仅有一户人家。他家里有一栋磨坊用来碾米和做豆腐、豆皮,是个磨坊主。那磨坊碾子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磨房下面与河水相连,河水冲到磨坊上便将碾子带动起来,长年累月能够碾轧粮食,而且一次可以碾的数量相当多。
家境好,日子也过得丰衣足食。看见竹排上的生意好,他又想跟着竹排上的人去外面做生意,就变卖了他家的磨坊,又四处同亲戚、朋友及邻居借了一些钱,上了竹排。结果,在下江做生意时,被人骗了,弄得血本无归。
回来后,磨坊主冥思苦想不能入睡。天还未亮,就起床从家里漫无边际地沿着河岸游走,河水清亮清亮的,几条鱼儿时不时地在河水里,发出“咚”的一声水响。河风微微地拂在他心事重重的脸上,感觉到有些凉。
正当他胡乱地走着想着时,忽然“哗”地又是一声水响。这次把他吓了一大跳,急忙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缓缓地从水里浮了起来,立在水面上。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看花眼了。又仔细地认真看了一下:“确确实实是有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河面上!”,心想:“怎么会有人站在河水里?”
河面很宽,河水清幽幽的,就是靠着河岸的水也很深。磨坊主禁不住下意识地想:“是不是碰见鬼了!”,心里一下子害怕起来。就在他踌躇时,白衣女子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对他说:“看样子你非常难过,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听见询问,磨坊主知道她没有敌意,也就稍稍松了口气。心里带着一股子怨气,这下刚好,便鼓起勇气倾诉了起来:“我过去有一个大碾坊,生活得富裕。后来,想跟着竹排上的人到外面去做些生意,就磨坊卖了,又跟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谁知到了外面竟然弄得血本无归。这些年,我全靠那座碾坊,现在没有了碾坊全家就要挨饿了,还不知该怎么办?”
白衣女子听完,静静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可以帮你,还可以让你比原来更有钱。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需将你最小的儿子交给我。”
听了白衣女子的话,磨坊主心里不禁一愣,心想:“自己只有两个女儿,哪来的儿子?”
本来,他对着白衣女子倾诉这些,也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如今,白衣女子说能够让自己重新有钱起来,内心还真带了一份希望,加上这个条件对自己来说就同没提一样,便满口答应了她的要求。
磨坊主心里的忧虑解决了,也就很快回到了家。谁知,刚刚踏进门槛坐下来休息一下,他的妻子就这时走过来,给他说了一句悄悄话:“我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磨坊主禁不住被吓了一大跳。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沉重起来。随后,眼看着他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他的内心也一天天变得更加沉重起来。再到后来,甚至越来越怕回家,每次一踏进家门,他都要祈祷一番:“千万不要生个儿子!”
他的妻子看见他这个样子,起初以为他是因为被别人骗心里不愉快,没太在意。后来,发觉他越来越沉默寡言,常常神不守舍,还经常故意避开自己,就去找亲戚朋友想法子。
亲戚朋友们见状后,一些颇有经验的就说:“他可能是想要生个儿子,心里过度担心造成的。”就劝他妻子让他到大庙里去拜拜菩萨,求求生个儿子之类的签。
磨坊主又听了妻子的劝说,心里感觉更加难受,但嘴里又不好明说,只好答应去。好在大河下游的镇上,有一处专门供奉求子观音的大庙。

(二)
这镇子相距大约二十五、六里山路,顺着大河,坐竹排大约半个钟头就到了。镇子依山傍水而建,城垣蜿蜒、垂柳青青,分外宜人。紧靠着大河边有一堵城墙,全是青石修筑,周围长四百米,高三点三米,设有南、北两道门,南门叫叙顺门,北叫通济门。镇上人,为了出入方便,又在北门旁边开了一个小城门,叫做小北门。
镇上历史久远,在小北门外靠近河边,还有一座高约三米的水府宫寺宝塔。据说一千年前,大河里发大水,河水激起了无数几十丈高的巨浪,镇上人惊慌失措纷纷逃离,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眼看着河水就要冲过城门将镇上淹没了,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头大水牯一头钻进了水中。巧的是,当那一排排巨浪冲撞到大牯牛的身体时,竟然被牛身上的弹力反弹回去,一下子改变了流向,先是打在了旁边的河崖上,接着顺势全部涌向了河下游,然后再扬长而去。河水退去后,这头大牯牛则变成了一块巨石,就一直横卧在河中。
镇上人为了纪念这头大水牯,专门修建了这座宝塔,用来镇压水府妖怪,在对面河中央的那块像水牯牛形状的巨石,也就叫做牯牛岩了。沿着河岸,再向下游走五十米,又建了一座高约九米的白塔,意为“平平安安”。这白塔共分三层,上、中层为楼阁,下层则非常宽阔,可供人通行和休息。
镇内比较繁华,进入小北门,便可见两座大庙位于最中心的位置。一座叫魁星阁,是一栋共有四层大楼阁,可登梯盘旋直达顶层。顶层供奉着一位魁星菩萨,那菩萨足踏鳌鱼,一只手拿着彩笔,一只手拿着点名状书,居高临下、目光炯炯。
旁边一座则叫文昌宫,是一座方圆百米的平房组合大庙,其中有一座绿荫阁宝塔,塔高十米,共有五层,顶层供奉着文昌帝君菩萨。这塔每层,都有四个飞檐上翘的檐角,每只檐角又都系着一个铜铃,铜铃迎风摆动,发出十分悦耳的声音。宝塔正面对着大河,周围苍松、绿竹围绕,塔顶上的琉璃瓦呈绿、兰、黄三种颜色,在阳光的反射下绚丽光彩,并伴着微微河风,让人倍感凉爽愉快。临河一面还有一处深潭,叫做碧潭津,潭水周围竹林环绕,景色十分幽静、秀丽。
过了两座大庙,再往前行进一百米,可见一座更为宏大的庙宇豁然立于眼前。此座大庙叫做天王庙,是一栋高低十米见方的单独庙宇,分为左中右三厢大殿,左殿称为龙王宫,右殿名为娘娘殿,中间大殿就是天王庙。中间大殿两边还有两排厢房,正殿供奉着托塔李天王、脚蹬风火轮的哪吒和金毛雷公孙悟空三位天王爷。
走出大殿,背后有一座大戏台,戏台下面还有一道大门、一道小门,大门和小门仅有一路可通。再向右行,则又有一座小桥。这小桥立于两条街道交汇之间,桥上行人不断,桥下溪水潺潺,甚是怪异。
过了小桥,一条街道口建有一栋禹王宫,里面着供奉财神菩萨,保佑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另一条街道口,则建有一栋万寿宫,供奉着痘神娘娘。
磨坊主进了镇子,一路辗转来到天王庙的娘娘殿。按照常规程序,先上了供果,然后烧完香烛,正准备抽个求子签。不想,殿里过来了一个穿着粗布伽衣的和尚,自称是大殿主持,问道:“施主,是求生个儿子吗?”听了和尚询问,磨坊主心想:“自古只有求儿哪有求女的?但自己本意却不想求个儿子。”
和尚见他有难言之隐,也就不再多问。在和尚走后,他抽了个上上签,大吉大利,不禁内心一喜,感觉那种沉重的感觉终于放了下来,禁不住有些喜悦地回到了村里。
磨坊主刚一进家门,就看见家里了村里的接生婆,心里一下子又懵了。那接生婆见他回来,果不然过来给他报喜说:“生了个儿子!”他来到妻子身边,心里乱糟糟的如一团乱麻。看着襁褓中的婴儿,白衣女子那天的话就好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自己紧紧地罩着。虽说内心没有一丝的喜悦,但儿子那张圆圆润润的脸上显得十分稚嫩的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瞳孔似乎看不见任何东西,然而那脸上的表情又在明白无误地同你在交流。

(三)
磨坊主轻轻地托起儿子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那双小手就好像是抓住了一切希望,一下子紧紧地抓住了他,让他难以释怀。感受着儿子带来的那股温暖,让他突然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天塌了下来,也不能让儿子受到任何伤害!”
他毅然地将自己遇见白衣女子的事情,告诉了躺在床上的妻子,并对她说:“只要能保住孩子,我宁可自己跟着她去!”妻子听了,只是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以后多留点心,别让孩子靠近水边!”
又是一年过去了。看着儿子长得活蹦乱跳,虎虎有生气,磨坊主夫妇俩渐渐宽下心来。只不过,他的家里却越来越富有,甚至超过了以前的无数倍。这样的好运,无法使他开心,他知道白衣女子迟早会来找他兑现的。
一转眼间,儿子已经长到七岁了,不仅身体结实,也越来越懂事。他看见他母亲洗好了衣服,便急忙跑过来帮忙晾晒,他母亲正忙着擦拭晒衣服用的长竹竿。勤快的儿子,端起洗衣服的大木盆来递给他母亲,木盆里的水这时不小心倾在了手上,儿子的两只手忽然软绵绵的,变得没有了一点力气。
随着木盆“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以及儿子一脸茫然的表情,将夫妇俩稍稍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于是,磨坊主与妻子商量说:“我以前在排上的时候,认识一个很了不起的老猎人,住在大河上游百里外的邻村,他家世代打猎为生,祖祖辈辈留传下来一门打猎绝技。老猎人年过六旬,仍然十分健朗,上山打猎无论什么样的猎物都逃不过他的手,下河捕鱼从来没有一回会落空。如果将儿子过寄到他门下,也许能躲过厄运。”
十年后,老猎人终因年迈去世了。儿子回到了家里时,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一身腱子肉显得十分强壮,不仅干粗活有的是力气,而且走起路来比村里的同龄人明显要快得多。夫妇心里非常高兴,便托人专门去镇上买回来许多的布料,又请来一位裁缝师傅连夜赶制衣服,将儿子里里外外着实打扮了一番。看见儿子显得格外精神,磨坊主便请人做媒,到镇上讲了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回来。这姑娘与儿子见面以后,俩人心里都十分满意。全村人都被请来喝喜酒,婚庆的鞭炮放了整整一天,鞭炮燃起的硝烟沿着大河,飘了很远、很远。
儿子跟着继父生活,养成了早早出门的习惯。太阳早已挂上树梢,而经过一夜的喧嚣,村里却显得十分寂静。儿子和新媳妇,早早地来到父母新置的一块地里,这地相距磨坊主新买的磨坊不远,山路中间又有一条小溪沟将磨坊隔开,溪沟上建有一座石拱桥,石拱桥是用大青石砌成的,桥面两边各雕有两个雕刻得十分精致,几乎大小一样的石墩,过桥的人无论挑着担子或是扛一捆柴草,都喜欢在石墩上休息一下。
新媳妇没有见过这么细致、精巧的石拱桥,十分地好奇,便借口想去父亲的磨坊,要儿子陪她到石拱桥上去走一走、看一看。
俩人于是顺着山路,往磨坊方向走去。刚走到桥边,草丛里突然钻出了一只兔子,“腾”地一下子,窜到了旁边的油菜地里。儿子看见兔子,马上变得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一样,猛追了过去。如此迅捷地速度,纵使那只兔子再敏捷也无法逃脱。
儿子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将兔子牢牢地抓在了手里。捉住了兔子,他又很快地来到父亲的磨坊,从磨坊取出一把镰刀,然后在旁边的大河边,麻利地剥起兔皮来,儿子剥兔皮的本事亦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不一小会儿他便剥完了兔皮。
磨坊外的大河很深,河水清亮亮的。看看手上沾有兔血,他便将一双手伸进水里准备清洗一番,清晨的河水格外清凉。儿子正感受着河水的凉爽,忽然河水“哗!”地一声响了起来,水中缓缓地冒出来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就像河水一样透明。
儿子以前跟着老猎人,也经常上山打猎、下河捕过鱼,见过不少世面,但眼前的情形毕竟是第一次见到,一下子愣住了。只见那白衣女子,用河水一样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看,一只湿淋淋的手缓缓地向他伸了过来,那只手突然间变得很长、很长。儿子禁不住一个激灵,便失去了知觉。

(四)
新媳妇见丈夫捉住兔子,先去了磨坊,也没太在意。直到晌午她离开地里,准备回家办饭想起需要丈夫捉的兔子做菜时,没有看见丈夫了,这才有些着急。回到家里,她带着已经显得有些年迈的公婆,又一路找到磨坊,在磨坊外的河岸边发现了丈夫留下的一把镰刀、剥下来的兔皮和一双鞋子后,这才恍然大悟:“丈夫出事了。”
一家人沿着大河上下的岸边转来转去,不停叫喊着“儿子、丈夫”的名字,但是大河两岸除了凄惨的呼喊,一切却都似乎寂静无声。
新媳妇想起丈夫短暂的恩爱,心里被一阵阵地撕裂着,直到感觉到筋疲力尽。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就靠着床边睡着了。睡梦中,朦朦胧胧的感觉到她像是与一帮人去寻找丈夫,这些人竟然一个都不认识,他们带着自己爬山过河、穿街走巷,走了很远的路,最后来到了一片鲜花盛开的大草地,看见草地中有一间小屋,新媳妇寻夫心切便径直走了进去,屋里坐着一个白发老婆婆。老婆婆听了她的讲述,爽快地答应帮助她去找回她的丈夫。新媳妇听了,禁不住高兴地笑了起来,仿佛明天丈夫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来。

共 877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讲述了一个让人心动的故事。生意失败的磨坊主心情也跟着失落,机缘巧合之下,他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白衣女子,女子许诺他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必须要用自己最小的儿子来换。因为那时他还没有儿子,便想也没想地答应了。可是当他回家之后,他的小儿子也跟着出生了。他们的生活果然一天比一天好,儿子也一天天长大,磨坊主却时刻生活在恐惧中,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在哪一天突然终结。该来的终究躲不过,儿子还是撇下新媳妇走了,新媳妇虽然历经艰辛,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心爱的丈夫。小说富有传奇色彩,充满正能量。其实做人就该诺不轻许,既许诺便应该努力践行。【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4011 】
1 楼 文友: 2016-0 - 1 2 :27: 8 问好半生缘,感谢老师支持短篇栏目,期待更多精彩,祝老师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6-04-09 22:40:29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楼 文友: 2016-07-08 05:44: 今天我又欣赏了文友这一部佳作,一部名副其实、闪闪发光的精品。多读精品、勤敲打键盘、千万次修改初稿到自己满意才投稿。问侯远方的文友,取你之长补我之短。握手!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心脉痹阻的主要临床表现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小儿口舌生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