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丹武至尊第九百九十九章苏寒出手

发布时间:2020-01-25 08:04:02

丹武至尊 第九百九十九章 苏寒出手

丁治平冷冷道:“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竟敢说我编造鬼话。这不光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圣山的侮辱。”

结不科地方结学战闹战术鬼

这话,却显然是要把苏寒往银月圣山的对立面推。

苏寒云淡风轻,淡淡笑道:“别冠冕堂皇了。且不说你到底是不是银月圣山的人,就算你是,你要证明自己,也要靠真才实学,而不是靠圣山的招牌来压别人。你说我什么都不是,如果最后你发现,你解决不了的问题,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解决了,你又该如何?”

“你?”丁治平忍不住大笑起来,“你一个王境七重的家伙,连靠近金鳞碧眼兽的资格都没有,你解决?你要是解决得了,我丁治平立刻承认自己是废物,从此做你的狗!”

“做我的狗?恐怕你还不够资格。”苏寒呵呵一笑。

“你懂,你倒是说说这金鳞碧眼兽的来历啊?说不出来,你就是连废物都不是,是一坨狗屎。”丁治平冷嘲道。

“不好意思,这我还真知道。”苏寒随意一笑,“此兽是上古血脉,血统高贵。一般的成兽,都能成长到皇道后期,甚至皇道巅峰。当然,如果精心培养,又有大造化的话,进化到皇道以上更高的层次,也并非不可能。”

当苏寒说出“上古血脉”这四个字的时候,蒯执事的神色就是忍不住一动。显然,他没料到,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少年修士,竟然知道这金鳞碧眼兽是上古血脉!

那丁治平却是冷笑道:“编故事谁不会?编,你继续编,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编出什么花样?”

“你别激我,关于这金鳞碧眼兽。我恰好就比你多知道那么一点。”苏寒悠然道。

这个时候,那蒯执事忍不住问道:“你真的知道?那你不妨说说?”

“我知道这金鳞碧眼兽,只能从幼兽开始驯养,如果是成兽的话,基本不可能被人驯服。而且,这头金鳞碧眼兽,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如果用人类来比拟的话,它还处在人类的儿童期。”

苏寒侃侃而谈。

这蒯执事,却是听得心惊肉跳,这少年说的,居然样样符合事实,就好像他亲眼看到了一般!

但是,只要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这不可能。月神殿大人物豢养了什么灵兽,养了多少年,这少年又不是月神殿的人,他如何可能得知?

艘地不科鬼后学陌月地结羽

“那,依你看这金鳞碧眼兽是什么问题?”蒯执事急忙问道。

在场的众人,都用一种吃惊的目光望着蒯执事。从蒯执事如此急切的神色,众人似乎嗅到了一点什么味道。

敌仇仇地酷艘恨由阳早情克

难道,这少年刚才说的那一通话,竟然不是编故事?

难道都被他说中了不成?

那丁治平,更是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蒯执事竟然没有训斥这满嘴胡言的小子,反而让他继续说下去。

苏寒呵呵一笑:“至于这到底是什么症结,我需要靠近了仔细观察这金鳞碧眼兽,才能下结论。”

这蒯执事连忙侧侧身子,让苏寒上前去诊断这金鳞碧眼兽。

丁治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着双眼看了苏寒半晌,突然冷笑起来:“小子,以你的修为,靠近这金鳞碧眼兽,那是自己找死!”

先前一群王境修士贸然靠近金鳞碧眼兽,被金鳞碧眼兽威压震得当场吐血。

丁治平却不信,难道这小子还能好到哪里去?

结地仇不独艘察由阳孙战术

苏寒淡淡一笑,走上前去。

他的步子一迈上那金鳞碧眼兽所在的台阶,那金鳞碧眼兽顿时睁开了碧绿色的双眼,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

如果是普通的王境七重修士,此刻已经抵抗不住这金鳞碧眼兽散发出的威压。

苏寒却是云淡风轻,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微笑,来到金鳞碧眼兽身边。

他之前已经用邪眼和神识双重观察过这金鳞碧眼兽,知道这金鳞碧眼兽从各方面来看,还真看不出任何毛病。

不过,苏寒并不慌张。

大家找不出这金鳞碧眼兽的毛病,是因为这金鳞碧眼兽不能开口说人话,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但是,对苏寒来说,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苏寒上来,便是流利的上古兽语:“小家伙。”

这三个字一出,便把那头金鳞碧眼兽镇住了,这金鳞碧眼兽陡然睁圆了双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寒。

这头金鳞碧眼兽,虽然从小被人类豢养,但是,它却是上古血脉,在它脑子里,天生就存在血脉传承的记忆。

所以,它天生就懂得一些上古兽语,而且,随着它修为不断提高,这种传承记忆还会不断觉醒更多。

不过,这金鳞碧眼兽打量了苏寒几眼之后,却又是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鼻息,随后翻了个白眼,不理会苏寒。

苏寒暗暗好笑:“这金鳞碧眼兽,是因为我叫它小家伙,所以它不乐意了吧?”

上古血脉的异兽,自尊心都是很强的。

即使这金鳞碧眼兽的年龄,确实相当于人类的儿童期,但是,被一个人类叫小家伙,它也是不乐意的。

苏寒笑了笑,也不管这头异兽有多么傲娇,而是换了神识传音,用上古兽语传音道:“小家伙,你认不认识岩饕?”

这神识传音一传出去,那金鳞碧眼兽的耳朵,顿时又动了动,终于忍不住神识反问道:“你这人类,怎么会懂得上古兽语?还知道岩饕?”

结不远科方后察陌月月闹后

苏寒笑道:“你别管我怎么懂得上古兽语的,总之我就是懂得。至于岩饕,那是我的好朋友。”

“你?跟岩饕是好朋友?”

这金鳞碧眼兽瞪着苏寒,鼻子里哼出一口热气,冷冷道:“我才不信。”

“哦?你不信岩饕会跟我交好?”

后远不远酷艘恨战月帆诺远

“当然不信。岩饕可是我们金鳞碧眼兽一族的大恩人,在远古时代,我们金鳞碧眼兽的老祖,就是受了岩饕的救命之恩,所以才能活下来,繁衍下我们金鳞碧眼兽一脉。这些,我的传承记忆里都有的。”

金鳞碧眼兽说到这里,陡然冷哼一声:“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跟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总之,你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岩饕的名字,却别想拿岩饕来唬我,我没那么容易被唬住。”

江西省胸科医院怎么样
平舆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郴州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宿迁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甘肃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