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穿越异世之兽宠无疆 第104章 撕破脸

发布时间:2020-01-16 16:01:35

穿越异世之兽宠无疆 第104章 撕破脸

“哼!这还差不多。”夜浅凉勉强满意的扔给肖煜棋一句,转头更为不屑的望向面无血色的肖雪璃,摇着头说道:

“肖小姐,好歹你也是从小生活在肖家这样的大家族中,怎么能这么厚脸皮啊?人家肖煜棋根本看不上你,你还好意思到处去说自己是人家的未婚妻,现在竟然还敢毫无羞耻心的用这种谎言来欺骗本祭司。唉,本祭司虽然还未成年,但也很明白作为雌性,要知廉耻,懂矜持。你就算再喜欢灵贤者大人,也不能这么没羞没臊的上赶着倒贴,毁坏人家名誉啊?!作为雌性,自己的名誉也是高于一切的啊。你这样就不怕连累肖族长的伴侣吗?可千万别因为你一个人,让人觉得肖家所有的雌性都是这样不守规矩。”

一直满含兴味围观看戏的五皇子卡睿·格里芬,一脸怜悯的望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恨不得找个地缝将自己埋了的肖雪璃。他是真没想到,平日里看着乖巧温柔的夜浅凉,竟然会有如此尖酸刻薄的一面,这说起话来还真是毫无情面可言啊。

格希站在卡睿的身后,默默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他都不好意思去看如今肖族长和其伴侣的表情。这位“天启祭司”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真可怕啊!真可怕!

“祭司大人,还请您不要太过咄咄逼人,我肖家如何安排儿女的婚事,本来就是私事,就算是‘天启祭司’您,也不好插手我肖家家事吧?您身份尊贵,又如此年幼,我肖家自然不会与您计较此事。但,还望祭司大人不要再三过问我肖家私事为好。”肖哲律在圣贤塔一直备受尊敬,就算夜浅凉的身份贵为“天启祭司”他也无法容忍对方如此辱没他的家族。

哼,老狐狸,终于忍不住了,不跟她来笑面虎那套了?这样更好,她等的就是他肖哲律忍无可忍!夜浅凉心底冷笑着想到。

“肖族长,你肖家的私事我自然没有兴趣掺和。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创世一族族人的性命也不是随你们肖家人拿捏的!过去你们不清楚南絮的身份,对他百般欺凌肆意侮辱,甚至要取他性命。看在你们肖家也算曾经给过他一个容身之所的面子上,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但是,像无影暗杀者这样不入流的偷袭行为,我可不希望在圣贤塔之内再一次重演。肖族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夜浅凉一改之前刁蛮骄纵的模样,一脸正色,气势凛然的说道。

这下不只肖哲律和肖雪璃面无人色,整个肖氏一族的兽人们都一脸惊恐的望向夜浅凉。此刻的夜浅凉一身贵气,虽然个子不高柔弱纤细,却让人不自觉的震慑于她圣洁的气势之下,让人不得不臣服。

直到此刻,如果肖哲律还想不明白夜浅凉初次与他们肖家见面就这般得理不饶人的原因,那他还真是没资格成为一族之长了。

“肖族长,我在问你话,你听明白了吗?”夜浅凉见肖哲律不出声,再次开口,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祭司大人,肖氏一族谨记祭司大人告诫。”肖哲律恭敬的说道。

肖哲律执掌肖家数百年,自然懂得顾全大局轻重缓急的道理。夜浅凉敢一到圣贤塔就与他们肖家撕破脸,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证明那些无影暗杀者与他们肖家有关。他没有必要为了保全颜面,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冒险让肖家在圣贤塔的地位不保。

“很好。那么,肖雪璃你呢?可知道该怎么做了?”夜浅凉转头望向肖雪璃,冷着声音,接着问道。

“是......是,雪璃知道了。”肖雪璃颤抖着说道。

“那你还杵在那儿做什么?去给我小絮哥哥道歉,今后我也不希望再听到你以灵贤者未婚妻的身份自居。记住了吗?”夜浅凉严厉的说道。

“是~~~南......南絮大人,过去是雪璃不知您的身份,多有得罪之处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肖雪璃屈辱的单膝跪在南絮面前,哽咽着说道。

“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南絮无法将原谅说出口,他只希望今后都不需要再见到这个恶毒的女人。

“小絮哥哥,肖雪璃早晚要死的。好歹我们同是地球人,你的出现让我在这陌生的异世也能感受到熟悉的亲切感,所以凉儿绝对不会放过肖雪璃的。”夜浅凉望向面色复杂的南絮,用中文说道。

她不是不清楚南絮是如何看待她的,无论他是为了报答哥哥曾经的救命之恩也好,还是因为他乡遇故知的同命相怜之感也罢。就看在南絮愿意为卡塔尔部落提供变形弩的做法,夜浅凉就不得不对他心存感激。

“谢谢你,凉儿。”南絮用中文回答道。

负责迎接“天启祭司”的圣贤塔兽人中,除了肖氏一族以外,还有北瑶氏一族和凌氏一族。逐日和追月便出自这两大家族,他们都接受到了自家后辈示意的眼神,所以在夜浅凉发难时,两大家族都作壁上观不予理会。

圣贤者沧澜和东、西、南、北四位长老,也是一早就听闻了他们曾被无影暗杀者偷袭的事情,所以就算一开始不明白夜浅凉的做法是为什么,现在也都看明白了,自然更加不会加以干涉。

“凉儿你们千里迢迢的赶回来也都累了,还是快跟我进城休息吧。”圣贤者沧澜看夜浅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开口说道。

“好的,沧澜伯伯。”夜浅凉又恢复成了那个平日里笑容甜美的可爱模样,笑眯眯的说道。

肖家人被夜浅凉当众折了面子,又自知理亏自然不愿意在跟在夜浅凉身边刷存在感。其他两大家族不过就是来迎接“天启祭司”的,本也不想在今天与夜浅凉有深入交谈,再看到逐日和追月的示意,便也各自离开了。

四位长老得到圣贤者沧澜的示意之后,便招待着以客人身份进入圣贤塔的五皇子主仆二人,去往专门给他们二人准备的暂住之处。

于是,独留下了圣贤者沧澜,带着夜浅凉他们一同沿着橙光大道,向金色高塔走去。

“沧澜伯伯对不起,凉儿事先没有跟您商量,就擅自与肖氏一族撕破脸。凉儿想着,今后凉儿都要生活在圣贤塔内,实在不想时刻提防着肖家背后的手脚。如今彻底与他们撕破脸来,今后不论是凉儿还是南絮再遭遇麻烦,他们肖家便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这样一来,一时半刻他们也不敢再做什么。凉儿只是希望,能在创世宝库开启之前,不会再横生枝节。”夜浅凉走在圣贤者沧澜身边,满含歉意的说道。

“凉儿不用介怀,你小小年纪就能思虑如此周全,这样很好。”圣贤者沧澜不吝赞赏的说道。夜浅凉有些不好意思的绯红了脸颊,握着黎染的手紧了紧。

黎染则一脸自豪的望着自家小雌兽,他的宝贝总能给他带来惊喜。就算今天夜浅凉什么都不做,他和肖煜棋也会找机会让肖家清楚他们的态度。如今由夜浅凉开口,反而效果更好。

“凉儿你要明白,圣贤塔是创世一族创建的,它本就是你的家。在你自己的家中,你有权利维护自己和自己所在意的人,没有人有资格表示反对,即使是我也不能。”圣贤者沧澜慈爱的说道。

“嗯,谢谢您沧澜伯伯,凉儿明白了。”夜浅凉感激的说道。她清楚这是圣贤者沧澜在对她表明立场和态度。

虽然圣贤塔是爸爸妈妈和哥哥留给她的家,但这里毕竟一直由圣贤者掌权,她不会天真的以为拥有这一切是轻而易举的。可如今圣贤者沧澜给出了他的态度,让夜浅凉深切的感受到,作为圣贤塔的掌管着,沧澜只负责守护圣贤塔,却从未想将它占为己有。

“今天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上午,让煜棋带你们在圣贤塔城中四处转转,熟悉熟悉环境。明日入夜,我会亲自主持‘天启祭司’现世祭奠。”圣贤者沧澜笑着揉了揉夜浅凉的脑袋,柔声说道。

上海徐浦医院预约专家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治病效果好吗
怎么预防卵巢早衰
合肥治癫痫病费用
汕头那个妇科医院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