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流浪仙人 第971章碎尸万断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0:39

流浪仙人 第971章碎尸万断

.第971章碎尸万断

结果两日后一同传送前来的还有几位不之客——钢心流的战士包括艾亚尔的老师和艾亚尔。他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官家的批文,要其一同协助足不沾地的大奥术师迅平定叛乱。

看着官家批文的大奥术师眉头紧皱:奥法联合会的人又想搞什么鬼?我们阿波利斯铸造协会好不容易在这拉齐拉卡王国占了优势,他们就没完没了的拆我们的台、钻我们的空子。把钢心流弄回国内就没安好心。明显是想削弱我们近战构装体在军队中的地位。哼既然来了就有你们好果子吃

而旁边的‘健康顾问艾力露牧师’也悄悄凑过来献策道:“昨日传来情报和法术预言,説二十哩外有敌军活动的行踪。不如命令他们当侦察先锋,去叛军活动地区侦察,但不派法师与奥术尖兵同行。侦察到情报则对我军有利。碰到麻烦则他们必然受损,想传送回来都不可能。我再安排几位得力的手下领导他们,把他们故意引入叛军众多的地区,如果碰到对方的大队人马,还有全体覆没的可能”

“好”脸色总是青的大奥术师终于露出了红润的笑脸:“果然是好计策。升你为参谋,你的手下可酌情提拔,立刻按照你的计划去做务必早除后患”得了将令的‘艾力露牧师’立刻下去安排。

而侦察先锋的副队长是乐琳,队长就是波努克了。看到波努克大人即将上马出,不远处的暗中着急的子爵夫人终于鼓足勇气悄悄凑近了问道:“尊敬的波~~波努克大人,我有个小事儿想问一下您——您看,我受艾力露牧师多次恩惠,心中非常感激。想找个方法去感谢他,但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东西。想请您指diǎn一二。”

正在准备行装的波努克便按照格林姆预先定好的剧本答道:“我现在有事,没时间细説。反正他喜欢的东西都很麻烦,你可以去找格林姆,他知道的比我还多。”这倒是令子爵夫人很吃惊:“格林姆先生?他~~他好像从来没説过。”

“因为很麻烦嘛。”波努克‘不耐烦’的挥手打道:“一般人都懒的自讨麻烦,他当然不肯轻易承认了。但现在我实在没空,你还是去找他吧。”言毕就自顾自的干活,完全不把美丽淡雅又惹人怜爱的子爵夫人放在眼里。于是一阵冷场的尴尬后,进退不能的子爵夫人只好勉强微笑着告辞,去‘麻烦’格林姆去了。

而骑在黑马上的波努克则带着同样骑在马上、很不高兴的乐琳、铠甲具全的钢心流一行人出,急奔向叛军盘踞的地区。一路上谁都看不爽谁,因此言语甚少。穿过片片参差树林、条条蜿蜒小路,终于看到远处一座半荒废灰败的庄园——那是前些日子大迁徙留下的遗迹,一座座经历过抢劫与混乱的破屋残墙突兀的摆在绿树红花的漂亮山林之间,甚是突兀;宛如横七竖八獠牙乱齿的废墟之间又有些微微的火光和若有若无的声响,只怕是鬼火游荡穿行般,令人不寒而栗。

这边的波努克一行人将马匹藏在附近林地中,端了短剑长棍等武器和整理了坚固铠甲、精钢塔盾的钢心流一行人悄悄向不远处的荒废残乱庄园摸去。摸到庄园的断墙附近往里窥视,竟看到上百格衣着‘古怪’的人正聚在里面看一场乱哄哄的‘好戏’

那是西哈沃正在奉命演出一场好戏,给周围这群战战兢兢的农夫打气助威。未穿甲胄的他哈哈大笑的对对面的军队俘虏高呼道:“过来砍我啊能砍出我一滴血,就放你们走快来砍哪哈哈哈哈~~”

对面几个眼眶青肿、宛如吓得几天没睡觉的衰样战俘全都是浑身哆嗦,虽手有长刀大剑,但却如对妖魔般手脚颤的动弹不了半分,只能惊惧的半哭道:“大人~~您~~您至高无~~上~~我们都~~都不是对手,请可怜~~”咯嚓説这话的人瞬间被强横的力量毫不留情的扭断了脖子

扔下这无声尸体的西哈沃面色一片昏灰,却显出一种钢铁般怪异的力量和冷酷的声音:“哼哼~~当初你们来杀我们的时候、收老子关卡税的时候可曾可怜过我?废话少説有种的就来”

“啊~~”一俘虏鼓劲大吼着一剑刺来

砰~~地一下如此粘土魔像,虽奋力捅刺却如筷子捅牛筋般毫无作用急的惊叫后面的同伴:“上来杀了他呀反正我们是要死了死也不能白死剁他一块肉也好”厉吼顿时激起了几个战俘最后的凶性,一个个半是哭丧半是怒吼的一拥而上,各持剑斧噼里啪啦狠狠砍剁在皮肉昏灰的西哈沃身上。却只有‘砰砰砰~~’的诡异闷响和他异常快活的声音:“你们就这diǎn儿力气吗?哈哈哈哈哈~~再来再来”他的声音越来越扭曲妖异,宛如将要狂的妖兽在兴奋的咆哮“再他**的来”

唰唰唰~~他周身忽然冒出一条条比大蚺还粗长恐怖的灵活‘黑触手”好似立于人群中的大型黝黑八爪章鱼一下子将几个战俘尽数缠住举到半空中,一边任由他们惊恐惨叫一边在黑黑触手上冒出黑黑的妖异之气,迅染到他们身上,好似剧毒入体般挣扎了几下就没了气息转瞬间就变成几句面容灰黑的可怖、五官扭曲痛苦的死尸

“负能量?”这边的波努克、乐琳还有钢心流的人一起暗呼起来:“有负能量的黑触手?这是怎么回事儿?”倒是艾亚尔的老师沉吟道:“这东西与某些飞贼使用的阴影法术很像。难道是与阴影有关的伪神在作乱?”

正説着猛见对面的高台上,那身放触手黑气的西哈沃大力的拍着胸脯高呼:“看这就是神的力量只要全身心臣服于神,你们就有这样刀枪不入的身躯,就有不畏法术的皮肉就有战胜那些王.八.蛋的能力你们再也不用看这些军爷的脸色行事了,你们再也不用看那些法师的脸色行事了你们再也不用被那该死的国王驱赶了你们再也不会被那些虚伪无能的牧师欺骗了你们就是你们自己的主人**那些驱赶你们的人你们能够报仇”他眼中闪动着非人的黑光、声音变得向魔化人一样沉闷可怖:“有谁不想复仇吗?有人相当没种的懦夫吗?”

“没有”周围原本动摇不定的农夫们顿时激动的向前涌去:“我们要神的恩赐给我们力量我们要复仇啊”他们原本也是被逼迁.走的人,但有人藏到了深山中未走,有人半途逃了回来,在这残破的往日家园里苟延残喘。心中的绝望与愤怒早就准备好了丰厚的干柴,就等着这一把火,把一切臣服做顺民的心烧个干干净净:“杀了那狗.日.的太.阳.王刨了他的祖坟”

此言一出,更是群情激愤,人人前涌各个高呼,场面唏里哗啦的乱成一片。反正都往前挤着去抢什么东西,混乱中隐约看到他们抢到什么小玩意儿就立刻吞吃下去,大异于平常的神祗祭司

流浪仙人  第971章碎尸万断

,甚至和普通的妖魔祭司都不同。

“果真是伪神”反应最大的是波努克,他拔出腰间杀气腾腾的短剑説道:“等会找机会抓几个人回去审查,看到底是什么伪神”不久对面场中的混乱渐消,吞了什么玩意儿的农夫们似乎也没啥反应,唯有中间那领头的西哈沃兴奋异常,连连高呼着:“从今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来让我们好好庆祝给那些压迫我们的人放放血,用他们的叫声当音乐听听。哈哈哈哈~~押上来”

迅即几个手下押着十来个牢牢捆绑的战俘走上土垒高台,被意气风的西哈沃用剑指着,向四周的心情复杂,或愤恨或惶恐或怜悯的农夫们喊道:“兄弟们都过来吧一人一刀,好好报我们被驱赶、被践踏的大仇”言毕抬手一剑‘唰’地削了一个人肩头肉,在那人惨叫痛喊中,他越激动的拉住一个农夫,硬塞去利剑喝令道:“砍是兄弟就砍一人砍一块肉”

那花白头的农夫刚犹豫了一阵,已被后面的西哈沃怒气冲冲的硬推了一把:“砍哪你还想不想和我们做兄弟?”那双幽黑的眼珠恍如恐怖的山洞要把人活活吞噬只有当了他的‘兄弟’才能幸免。

“啊”那花白头的中年农夫失控的大叫一声,劈手一剑‘嚓’地剁掉了战俘的半边手掌,在战俘的惊怖惨叫中满头大汗的退了下去。而后面越来越多的农夫则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他们一个个双目赤红、心跳加的主动聚了过来,开始你一剑我一斧的轮流砍剁,真的要把那十几个战俘碎尸万断呀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辽源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辽源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辽源治疗宫颈炎方法
辽源治疗宫颈炎费用
辽源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