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的心里阴影有多大-

发布时间:2019-09-25 15:41:46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的心里阴影有多大?

陆雪漫去急诊室处理完伤口,带着两个儿子来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家。[燃^文^书库][]

顾明轩和洛xiǎo天知道妈妈心情欠佳,尽管担心妹妹,可一句话也不敢説,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

不远处一对男女搂搂抱抱,这在国外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她并没有往心里去。

然而,顾雅熙抢先一步看到了妈妈,兴奋的招手、大声呼喊,“妈妈,妈妈,看这边!我是西西啊,妈妈看这边!”

西西?!

好你个权慕天,居然带着女儿泡妞!

西西才五岁,你跟别的女人当着孩子的面搂搂抱抱,你敢不敢再无耻一diǎn儿?

噌噌噌几步走过去,陆雪漫顾不上xiǎo腿阵阵刺痛,伸手把女儿抱进了怀里。她的动作太快,等权慕天回过神儿来,她已经带着孩子上了车。

“漫漫!”推开严菁菁,他提步追上去,不住的拍打车门,“你听我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车窗闪开一道缝隙,女人冷漠的声音缕缕传来。

“你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找女人也好,再婚也罢,统统不需要向我解释

萌妻难驯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的心里阴影有多大-

。我只希望你明白一diǎn,你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在孩子面前,请你自重!”

话音未落,她猛踩油门,红色保时捷迅速开了出去。

权慕天扶着车门,没料到车子会突然发动。听见引擎的声音,他急忙后撤,可观后镜还是撞上了xiǎo腹。

这女人想撞死我吗?

看着疾驰而去的车影,严菁菁倒吸了一口冷气。

陆雪漫开的这么猛是打算撞死他吗?以前她不是这样的,六年不见,她怎么完全变了一个人?

“xiǎo天爸爸,你没事儿吧?”

“没事。”摆了摆手,他避开严菁菁的触碰,摸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严菁菁不是傻瓜,任谁看到刚才那一幕都会误会,“需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去,跟xiǎo天妈妈好好解释一下。”

“时间不早了,你早diǎn儿回去休息吧。这几天,我不回古堡,有什么需要就找林聪。”

她本想再説diǎn儿什么,可权慕天的座驾已经驶出了视线。

在你心里,永远只有陆雪漫吗?

陆雪漫心里乱极了,她不想见权慕天,更不想见司徒信。左思右想,她带着三个孩子去了蒋斯喻的住处。

听説女儿要带着外孙过来,她吩咐佣人收拾房间,还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

半xiǎo时后,三个孩子蹦蹦跳跳跑进别墅,扑进外婆怀里。听到脚步声,肉墩儿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不住的蹭着洛xiǎo天的裤腿。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肉墩儿,他欢喜的摸着它的脑袋,扭脸问道,“外婆,肉墩儿是您让人接来的吗?”

三个外孙个dǐng个乖巧伶俐,别提多招人喜欢了!

原本,蒋斯喻不同意女儿留下权慕天的孩子,可自从顾雅熙和顾明轩出生,她就不那么想了。

“你妈説要在这儿住几天,你的司徒叔叔陪你外公去南美考察项目,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回来,我就让沈凌把肉墩儿接过来了。”

下午的时候,司徒信还在病房里与权慕天斗智斗勇,怎么一转眼就飞到南美去了?

“司徒信出差了?他什么时候走的?”

当着三个孩子和佣人的面,蒋斯喻説的极为隐晦,“阿信刚走没多久。他爸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想一出是一出。有些事还是让他们父子单独解决,咱们就不要插手了。”

亲妈没有明説,陆雪漫却秒懂了她的意思。

看来,司徒博准备跟儿子摊牌了。

顾明轩拉着妈妈坐下,仰起头,一本正经的説道,“外婆,妈妈的腿受伤了,流了好多血呢!”

蒋斯喻急忙问道,“怎么搞的?严重吗?”

“被玻璃碎片划伤了而已,一diǎn儿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妈妈説的轻松,他却认为是天大的事情,“要不是妹妹乱发脾气,妈妈就不会受伤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越听越糊涂,她把顾雅熙拉到身边,低声问道,“西西,你又发脾气,乱摔东西了?”

“妈妈不许爸爸给我做饭饭吃,西西好想跟爸爸过二人世界,可是妈妈要赶爸爸走……”

她倒学会恶人先告状了!

不愧是权慕天的女儿,跟那个魂淡一个德行!

微微蹙眉,陆雪漫紧绷着嘴角,托着顾明轩和洛xiǎo天上楼换衣服,强忍着没有发作。

看到女儿郁结的表情,蒋斯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看着顾雅熙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她忍不住笑了。

个xiǎo丫头,你知道二人世界是什么意思吗?

“可是,你乱发脾气让妈妈受伤了,你是不是该向妈妈道歉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妈妈不讲理……”垂下脑袋,她对着手指,纠结的蹙起了眉头。

她人不大,脾气还挺倔,这一diǎn跟她妈一模一样!

蒋斯喻清楚,女儿不会真生孩子的气,用不了多久便会和好。现在,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如趁这个机会问问孩子的意思。

“西西,你喜欢爸爸吗?”

“他是我爸爸,我当然喜欢他。”

“告诉外婆,你更喜欢司徒叔叔,还是你爸爸?”

“如果司徒叔叔不跟妈妈结婚,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他的。”xiǎo女孩儿不懂外婆的意思,却明白她在家里的地位,“外婆,爸爸很想跟妈妈在一起,你能帮帮我爸爸吗?”

揉了揉她柔软的发辫,蒋斯喻被她逗笑了,“个xiǎo滑头,你爸爸给了你什么好处?”

“爸爸説每天都会送西西和弟弟上学,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説我们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了。”

“就因为这个?”

“妈妈跟司徒叔叔结婚的话,会有xiǎo宝宝吧?那样妈妈会不会不疼我和弟弟了?我想妈妈一直喜欢我们,不想她移情别恋。”

移情别恋不是这么用的!

她想不到xiǎoxiǎo的孩子会有这么多道理,轻轻把孩子抱进怀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洛xiǎo天把肉墩儿带回自己的房间。

陆雪漫把浴缸放满水,开始给顾明轩洗澡。

白色的雾气带起满室氤氲,他看着妈妈,想説diǎn儿什么,又怕説出来惹她不高兴。思前想后,他还是没有开口。

一眼看穿了儿子的心事,她把沐浴液抹匀,“有什么话就説,憋着干什么?”

“妈,你説是不是因为爸爸抱着别的女人就生他的气?”

鬼灵精,你知道的实在太多了!

拿起莲蓬头,给他冲洗干净,陆雪漫面无表情的答道,“xiǎo轩,我跟他早就离婚了。他跟谁在一起跟我没有关系。”

“妈,我觉得他跟你挺合适的。”

横了儿子一眼,她冷冷説道,“合不合适你説了不算,这件事我説了算,懂吗?”

“説不定那是个误会。刚才西西就在我爸旁边,她最清楚是怎么回事。”一瞬不瞬的看着妈妈,顾明轩期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陆雪漫戏谑的语调中带着几分责备。

“顾同学,你操心的事儿可真不少!要么替你爸説话,就替妹妹解围。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发个助人为乐的奖章呢?”

被戳穿心思让他沮丧的垂下了脑袋,可还是想争取一下。

“妈,你这样不利于家庭和谐,会给我们几个造成心理阴影的。”

“那你告诉我你的心里阴影有多大?”

哀怨的看了妈妈一眼,他被打击到不行,赌气似的闭上眼睛,不再説话。

给儿子吹干头,换好衣服,陆雪漫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篓,送进洗衣房,交给了佣人。

她换了身家居服,正准备去厨房帮忙,却被一道胖嘟嘟的身影抱住了腿。低头一看,居然是xiǎo倔驴顾雅熙。

抱着肩膀,她冷眼望着女儿,不冷不热的问道,“顾xiǎoxiǎo姐,你找我干嘛?”

“妈妈,我向你道歉……你能帮我把爸爸找回来吗?”

居然跟我讲条件?!

“原来你认错是有条件的!顾xiǎoxiǎo姐,你这种态度很没有诚意哦。”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她委婉的拒绝了女儿的要求。

瘪瘪嘴,顾雅熙弱弱説道,“妈妈,你好xiǎo气哦!”

你这么吐槽你妈,真的好吗?

“我xiǎo气!?你哪只眼睛看见我xiǎo气了?”

“我只有五岁,可你都三十岁了。你跟我一个xiǎo孩子置气,当然xiǎo气了。”

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陆雪漫心塞到不行,却无言以对。

“妈妈,生气就不漂亮了,你不要生西西的气了……西西答应你,以后发脾气绝不会乱扔东西。”

怎么听上去犯错的不是她,而是我呢?

“也就是説,你发脾气没有错喽?”

“是你先赶爸爸走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发脾气?我是个病人,你顺着我diǎn儿又不会少块肉。”

她还有理了!?

这熊孩子跟她那个魂淡老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明明是她不对,却总能把推给别人。

説到讲歪理,你妈我敢认第二,没人敢当第一。个xiǎo头片子,跟我斗?

“如果不是你贪吃,就不会生病。所以呢,今天的事情都是你一手造成的。顾xiǎoxiǎo姐,不作就不会死哦!”

粉嘟嘟的xiǎo嘴变成了o型,顾雅熙觉得妈妈説的很有道理,瞬间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难得看到女儿吃瘪,陆雪漫暗自偷笑,可愉悦的心情维持了不到三秒钟,便被一道清冷的声线打破,“陆同学,你这么偷换概念,真的好吗?”

盐城治疗男科费用
盐城治疗男科医院
盐城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