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虐仙记 第93章直面元壁君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8:18

虐仙记 第93章直面元壁君

如七道浅浅的电光,扫射在七人的识海里,然后,七个人仆倒在地。

薛冲此时的心灵力,施展得越来越得心应手,面对心灵力低于自己的对手,百步之内,大波的轰击,可说是立杆见影。

刘岩虽然是见过市面的人,但这里可是大匈帝国的皇宫,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了人,毕竟还是有些心虚。

薛冲随即搜身,将金盛南和赵修文的身上东西搜出,随即消失在甬道的尽头。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薛冲出现在知客殿里,和刘岩大摇大摆的进去了,丝毫没有顾忌。在极短的时间里,两人已经达到了共识,既然金盛南是假传太后圣旨,那么真正的召见,肯定还在后头。至于金盛南、赵修文还有七个魔门弟子的死,薛冲可以装做不知道。他们都是青云擂台赛的或胜者,按照道理,对皇宫没有丝毫的了解,不可能一进宫就杀这么多人,即使这件事情元壁君知道了,她也不一定想到自己身上来,因为,刚才回来的时候,他们是藏在照妖眼之中悄悄潜回知客殿的。

到时候一切都推说不知道。况且金盛南假传圣旨,也不可能有同门愿意为他们背黑锅,

杀了就杀了,又不是在金瓶宫中。反正以赵修文、金盛南这样的为人,这些人在宫中若是没有仇家,倒是显得十分的不合理了。

金瓶宫之外,又是一个世界。这里有皇帝的势力。元华虽然是个傀儡,但是名义上还是天下的共主,再怎么也是有一定势力的。这些狗奴才惹怒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元洪虽然是元壁君的弟弟,和她是一体,但是毕竟不是一个人,元烘贵为天下水陆大元帅,在宫中也有自己的势力,不少高官都出自他的门下。当今朝廷之中,元洪的势力,表面上是大于元壁君的,也不知道这几个不知进退的狗奴才是不是惹上了他;除此之外,宫中的势力,还有以米公公为首的宦官势力,也是不可小视的存在。

总之,赵修文这些人,只要不是死在金瓶宫中,那么死因就很难讲。

司仪小姐不断的为两人砌茶,薛冲就和刘岩谈笑风声,说些江湖上的闲话,倒也不觉得时光难挨。

薛冲和刘岩站了起来,就看到一个少年太监模样的人提着一尾拂尘来到门口,听其声音尖利,再看了他这身打扮,就知道这十七八岁的少年,是个太监。

元壁君不是喜欢男人,干吗还用太监传话,直接命令弟子传话不就得了?

但转念一想,以太后的地位,即使要行淫-荡之事,也必定在表面上装得端庄无比,这才好瞒过群臣的眼光。

是的,天下人都知道太后淫啊荡,但是毕竟是传言,找不到真凭实据,嘿嘿,权势,有时候倒是可以找到许多的借口来掩人耳目。

这太监年龄不大,但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使人看着十分的不爽,但薛冲想到刚才有命案在身,随即张开了双手,任他搜索。

这小太监说这话的时候,眼珠转动,手上食指和大拇指接连摆动,笑得有些贪婪。

薛冲会意,一只手抓住小太监的手:“公公,这样就不失礼仪了吧?”

说话之间,他已经将一锭蒜条金,重二十两的家伙放在他的手里。反正,这些东西,就是刚从赵修文等人搜出来的阿堵物,他只不过是将其中的百分之一送了人。

看小太监的眼光向刘岩,薛冲再次的抓住了小太监的手:“公公辛苦啦,麻烦带个路?”

又是一条蒜条金到了小太监的手中。

这家伙收礼已经成了习惯,眼睛的余光一扫,原来送的是重礼,顿时眉花眼笑:“这位兄弟客气了,你就是刘壮士吧?”

门没有什么特别,大红漆的宫门,但是进门之后,薛冲立即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威压,似乎自己的思考都停止了,人想什么事的时候就变得分外的艰难。

阵法!

门中的世界无限美好,鲜艳的花朵四处都是,更有阵阵的清香传出,使人迷醉,况且,每隔一百步就会出现的宫女也十分的吸引人的眼球,使人不知不觉的沉浸在其中。

丁冬。

悠扬的琴声响起,是有人在弹奏。

琴声一响,薛冲就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子轻了一半,一种美妙的东西忽然之间渗透进入他的全身每一个毛孔,惬意无比。

一看身边的刘岩,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傻瓜一样的对着一个宫女笑:“姑娘,你好好看,我……我想和你好。”

但是没有用,他已经一把抱住了宫女,神智似乎糊涂了。

薛冲正要抢过去提醒刘岩,他这次来的目的,不是调戏宫女,而是见太后的,但小太监拉住了薛冲的袖子:“刘壮士,您的定力很强,居然不怕太后的灵琴仙音,已经过了第二关,恭喜你!不要管别人,随我去见太后!”

薛冲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跟在小太监的身后,将自己的心率调整到0。7的水准。他此时的面貌,是本来面貌,但是黝黑得很,看上去年龄十八岁,比实际的年龄要大一些。就在刚才,太后的灵琴之中,有无数的神念在扫荡,薛冲依靠胎息的能力将一切都斩杀,保持心灵的平静,已经通过了元壁君的第二关考验。

毕竟,青云擂台赛之中出来的人,都是外面选进来的,三教九流都有,她再次筛选,也是谨慎的表现。再怎么说,一个女人的**再高,但以他现在的地位,还是要甄别一下的。

梦一样的花厅,靡靡之音。

小太监悄悄的竖起了一根拇指,似乎是在赞扬自己,然后,将薛冲轻轻一推。

薛冲进了一扇门,一扇奇怪的门,门里的世界暖和,温馨,有一种想立即躺下去的冲动。

门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的脸,隐藏在闪闪发光的冠冕之中。

这是太后的冠冕,上面有无数的珍珠,流苏、玛瑙等装饰其间,光华夺目,彩绣辉煌,使人一望之下,心中就升起一种膜拜的冲动。

女人美固然好,但是珠光宝气的美,还是会使男人心中感到满足,至少使他们会想,这个女人就是珍宝。

但这所有的一切对于塌上的这个女人来说,都显得多余,她的美艳的容颜之露出一丝,从流苏的缝隙中露出。

仅仅是这一点点,已经使薛冲迷恋。

她不看太后的冠冕,不看珠宝,不看她身上的花,她这看这个女人。

仅仅是一瞥的风情,已经使人疯狂,她那美妙的体态,她那晶莹的肌肤,她那使人沉醉的眼,还有她那种使男人一旦见了,就忍不住膜拜的神韵,刹那之间征服了薛冲。

一刹那间,她在一刹那间使薛冲的心灵失守。

这是薛冲一生之中最惊心动魄的时候,心灵居然失守。

一般的女人美,只是让男人冲动;而绝色美女的美,是使男人向往,不顾一切的亲近;但是元壁君的美,已经超越了绝色美女的层次,使男人迷失自我。

她美出了神韵,美出了意境,美出了造化之工,使男人愿意为他死!

薛冲回答了这句话的时候,头脑清醒了过来。他在心中告戒自己,这女人好强大的心灵力,最少是三位数。

两位数的心灵力,就已经非常的可怕,堪称妖孽,何况三位数的心灵力,那自是神魂强大,一切都在洞察之中。

薛冲在这刹那间,有种自己的睾丸都被人看清楚的感觉。

此时此刻,薛冲的一切,都在元壁君的视野之中,毫无遗漏。

每一个能得到她青睐的人,都要经历这样的探察。大天媚术施展之下,再强的男人在她的面前都像是个玻璃人,纤毫毕现。

这个男人很强大,尤其是下盘的功夫,也许,是我见过的男人之中最强大的一个。

元壁君嘴角都是笑,很多年了,她都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的男人,让她真正快乐的男人!

是啊,我遇上天傲三十年了!这三十年之中,他给了无数的欢乐!但是,他现在变了,变得更加强大,道行远远的超越我,使我们之间做那些事的时候,都变得有些别扭!再也回不到从前。

元壁君心中闪电般的回忆过去。

面前的这个男人,能过青云擂台赛,能通过我的灵琴搜查,更能在我大天媚术施展之下,只有片刻的失神,而且,下盘功夫厉害无比。

看一个男人那方面是不是厉害,以她丰富无比的经验,自是一望而知的事情。

这个男人,一定会让我喜欢,但是,别让他像天傲一般,得到我的欢心,得到我的培养之后,武功道术凌驾于我之上,渐渐的变成我一种无法承受的压力!

想到这里的时候,元壁君的手中,忽然打出一道白光,直击薛冲的后脑。

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
信宜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沧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山东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新疆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