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重启之命运 六十六-所谓姊弟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2:23

重启之命运 六十六-所谓姊弟

“不妙...不知不觉间便下意识的走了回来。怎么办好呢...”

与少年分别了也才将近二十分钟...然而,因为既不用上学,也没有什么急切的事情要做的缘故,无所事事地散步的结果就是不知不觉间已漫步至自己的家前。

此刻,看着已经诀别了两年多的房子...心中不由得就产生了一阵安心和放松的感觉。

果然...是因为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两辈子之久吗?

令人安心...甚至..就好像连向藤村大河汇报的事情都变得不再恐怖似的。

“嘛,仔细想想,早晚我都要向藤姐解释的...”

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避无可避,倒不如积极一diǎn,想想该如何打发藤村大河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就好了。

“嗯..藤姐的话.现在应该是快要大学毕业..不对,应该是刚好成为老师对?”

毕竟,在卫宫士郎踏入高中时藤村大河已=dǐng=diǎn==经是班主任了...

以卫宫士郎理论上应该到初一上课以年龄计算为基础,再考虑到学校一般不会让全无教学经验,或者经验尚浅的新人来负责整个班级...毫无疑问,现在应该正正是藤村大河的老师实习阶段。

“嘛...总而言之,看来没有五时至六时藤姐也不会回来了....倒不如説,以我出外游历而且不知道我在什么时候会回来为前提,她会不会在今天来这里也是一个好问题...”

始终,虽説是受到了切嗣的委托...

但是如果要求藤村大河每天都来到这空无一人的地方默默的等待,也实在太强人所难了..

“如果今天之内看不到她的话,明天就到藤村组登门拜访。至于现在...”

总而言之...先给这荒废了两年多的屋子来一切大扫除!

想到此处,按捺住汹涌澎湃的热情,卫宫士郎默默的卷起了自己的衣袖,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条被他雪藏了近两年的钥匙..

............

“真的假的....”

时间快进大约一个半小时,看着眼前已经打扫完毕的主屋,站在中庭的卫宫士郎也不知道该快还该哭...

虽然,要从头开始打扫一间弃置了两年的大屋的确是一件挺费神愉悦的事情...但是居然只用了预想中三分之一的所需时间便已经完成对主屋的打扫也是出乎卫宫士郎的所料...

説实话,打扫起来时便轻易地发现,与其説这间屋是被弃置了两年,倒不如説这两年来一直都有人看管。

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对卫宫士郎寄回来的信件的整理..按着时间的先后次序,所有的信件迭在一起放到了居间之中,几乎变成一坐小山似的。

信封开口处的粘贴明显有撕开的痕迹,但是除此以外,其外表却几乎看不出有任何破损的地方.....显然,对方在阅读信件时,不管是拿出来也好还是放回去也好,都是珍而重之的..

除此之外,纵使卫宫士郎并不在此,恒常的打扫也有在正常地进行着....

之所以依旧花了卫宫士郎一个小时来重新打扫...实际上就只是因为他的主夫妇之魂在打扫时发作,吹毛求疵地追求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不会有灰尘而已...而且,説实话,神经质的检查所花的时间恐怕比实际动手还要多。

从整体感觉而言...大概,是每一天都有来一次?...

“了不起的耐性...还是老样子的令人佩服啊,藤姊..”

不由得地,便对忠实的监护人发出了敬佩的声音。

纵使归来也不会有人在玄关欢迎,却依旧一天又一天地前来...

纵使除了回忆以及偶尔寄来的信件之外,在这空无一人的大屋中将不会再找到些什么,却依无怨无悔地待在这里好一段时间才回去....

其实仔细的想想,这一次...并不像以前一样。

在上一辈子的话....

虽然有明确的目标,却没有明确的道路;虽然有想要守护的人,但是直到那一天到达之前,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不足....托这两件事的福,卫宫士郎对于变强的必要性一直处于认知不足的状态,故此,一直以来亦只是悠闲地住在冬木市。因着这由时间累积起来的关系,藤村大河和他亲如姊弟自然是没什么悬念了。

但是...这一次的话,却没有上一辈子那么牢不可破的背景。

因为急于尝试拯救切嗣以及想要使自己变得更强的缘故,纵使是住在冬木的那段时间之中,卫宫士郎和藤村大河的接触也没有上一辈子频密,更遑论不辞而别的现在了..

除了切嗣的委托以及,就只有那区区三﹑四年的时光...

如果要以最严苛的説法来形容的话,在这重启后的世界,卫宫士郎与藤村大河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宣之于口的浓厚关系...

但是,纵使如此...

在藤村大河对这间屋的看管之中

...在藤村大河对卫宫士郎寄回来的信件的重视之中...却依旧可以体现出对方眼中这姊弟的关系到底是多么的重要..

不问因由,无怨无悔....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之所以能够培养出那在现在坚定不移,而且引以为傲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是藤村大河的功劳啊...

“没办法了...”

正如对saber她们的感谢和愧疚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对于藤村大河的恩情,同样是此生难忘。

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久下这么多的人情债?

纵使现在的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但是,不会变的东西就不会变,欠下的东西依然是欠下的。

一开始时的忧虑早已抛诸脑后,忘记得一乾二净....轻轻的摇头苦笑了一下,卫宫士郎看了看随身的腕表。

时针笔直的指着三时的位置...原来,不知不觉间,就在卫宫士郎感叹的时候,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就当作是补偿好了...要做好心理准备喔?藤姊。”

余下的时间是两小时...对于专精了厨艺的卫宫士郎来説,要煮出一桌子圴佳肴绝对不是问题。

盘算着接下来要准备的菜色,随手投影出一个大大的袋子,卫宫士郎哼着歌一步一步的走向玄关..

p.s.1:感谢”猥琐的醉鬼”﹑”地狱中的色鬼”以及”姆q诺蕾姬”的打赏。

河池男科医院
莆田治疗阴道炎医院
阳泉白癜风好的医院
河池男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